<table id="7rtpr"></table>
<b id="7rtpr"></b>
  • <var id="7rtpr"><track id="7rtpr"></track></var>

    <video id="7rtpr"><mark id="7rtpr"></mark></video>

  • 晋城冰箱价格联盟

    我会静静地,躺在你的冰箱

    楼主:storybook 时间:2022-03-28 16:06:21


    前 ?言


    科技的发展,其实就是一个让人类变得越来越懒的过程。比如说洗衣机、汽车、电脑什么的,很多事情我们都不用亲力亲为了。


    我自己的感受就是,在算数的时候,可以按计算器,wow,太棒了。


    不过,如果科技发展到,人类连思考都不用自己动脑,那一定很可怕。到那时候,无论什么都可以交给机器呀人工智能去做,人类一定会变得非常的废柴,然后被自然界淘汰掉。


    现在的人工智能好像越来越厉害了。前一段时间,不是才说程序打败围棋大师。现在只在围棋领域,说不定以后还会有别的领域。


    我还听说过一些什么自动取标题的app,自动写诗的网站,只要输入关键词,就可以帮你写一堆东西。然后我有点怀疑,今晚的故事。


    很有可能不是作者本人写的。

    book君




    插画:安 ?娜


    ?剃 刀

    ???蒋 卿



    晚春的某一日下午,晴,一位妙龄女郎走进市警察局,报案称自己的男友被谋杀了。她神情犹豫,后又改口称可能是自杀。 总之,死了。 “你见过尸体了?”刑警问。 “还没有?!迸梢⊥?。 “那你怎么知道他死了?” “他……”女郎思索片刻,答道:“最近有些怪异,尤其是……向我提出了分手……” 说完,女郎已开始嘤嘤啜泣,面容实是可怜,但她话中明显的逻辑错误,却引起刑警不快。 “既然和你见面提分手,又怎么会死了?” “不不不,”女郎抬起头,慌忙解释:“没有见过面,只是通了电话?!? “多久的事?” “昨天晚上?!迸蛇煅首牛骸耙蛭妹挥屑?,所以不得已打了电话过去。他很快就接起来了,我有满腔的思念要说,刚开口没两句,他就直接说了分手,还挂了电话?!? “没再打过去吗?” “没用?!迸闪底牛骸懊挥?。无论如何,他都不再接听了?;涣伺笥训牡缁耙裁挥??!? “不过昨天晚上的事,”刑警不耐烦地安慰女郎:“就确定对方死了,你何必这样小题大做,吓唬自己?” 女郎立即崩溃了:“你不了解,不了解,他对我没有过这样的态度,一定是出了事,求你和我一起去他的公寓看看,我一个人没办法去?!? 刑警问起这位绝情男人的身份,原来不是别人,正是刑警很喜欢的一位青年通俗小说家?!芭雠鲈似埠?,万一这女人讲的话半真半假,说不定能见到小说家本人?!北ё耪庋男乃?,刑警答应与女郎一同前往。 公寓的门被反锁,连敲数声,门内都没有丝毫反应。 这诚然令人生疑,但也早就听说,小说家目前正在为大热的连载小说日夜赶稿,属于闭关状态,若遇有人敲门,便假装主人不在,让来客自然离去,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。 “要不改日再来吧?!毙叹嵋榈?。 “不不不?!迸山乖甑鼗鼐溃骸安荒馨桌匆惶?。你是警察,拜托你把门弄开?!? “我没有这种权力……”刑警正要反驳,门上的方框却被弹开了,一张年轻英俊的脸出现在方框内,正是小说家本人。 “你怎么来了?”小说家一脸不悦:“分手的话不是都说了吗?” “你把门打开?!迸稍诳奁衅蚯螅骸霸趺纯梢阅涿罹头质??” “都说了有另外喜欢的人了?!彼低?,小说家便绝情地关掉了方框。 “你都宅成这样了,哪里去找另外的人!”女郎绝望地拍打着门,刑警却差点被她这句控诉逗得当场笑出来。


    时序初夏,晴,一位时尚妇人走进同一间警察局,报案称自己的情人被谋杀了。她神情犹豫,后又改口称可能是自杀。 总之,死了。 “你见过尸体了?”问话的,还是当初那名刑警。 “还没有?!备救艘⊥?。 “那你怎么知道他死了?” 妇人叼起一支烟,面色笃定:“我在他的公寓里安装了监视器,他已经很久没在任何一个房间出现过,一定是死了?!? 妇人的叙述十分淡定,令刑警一惊,但他仍然提出了其它可能:“或许他出了远门呢?!? “他是个死宅,不太可能出远门?!备救艘×艘⊥罚骸翱銮椅业鞑榱思嗍踊?,没有发现他出门?!? “也就是说,他凭空消失了?” “不能这么说?!备救死渚驳胤治鲎牛骸巴砩纤跏?,他习惯关掉所有灯,拉上所有窗帘,所以公寓内漆黑一片,监视器什么都拍不到,但公寓门外的监视器却画面清楚,所以他一定是在消失的前一个晚上,奇怪地死在了公寓某个监视器范围外的死角里?!? “监视器最后拍到他是哪一天?” “12月25日?!备救丝隙ǖ厮担骸笆サ?,他的生日?!? “那现在才来报案?”刑警神色一凛。 妇人接下来的话,听似合理,却又十分怪异:“一直以来,我都认为他出了远门,虽然现在想来不可能。当时觉得,监视器没拍到,一定是被遗漏了,毕竟不是每分每秒的画面都有,我也有给他打电话,电话里他时而在这个国家,时而在那个国家,说在外寻找灵感,他虽然宅,但毕竟是小有名气的小说家……” “小说家?”刑警一惊。 “对?!备救舜鸬溃骸暗蹦晷聪氯斯ぶ悄芎腿死嗔蛋墓适?,所以出道成为小说家?!? 是他!刑警心中有了腹语:四月,春季,也是晴朗的一天,他明明出现在了公寓门内! 刑警开始正襟危坐,仔细听妇人的陈述。 “况且他还有小说在连载,每个月也按时将最新章节发送到我这个责编的邮箱。我以为他即使在国外,但仍然坚持定期更新,偶尔让他发照片或视讯通话,也是满脸幸福的样子,我也就不再怀疑什么了。直到昨天去他的公寓,发现门被从里面反锁了,根本打不开,他根本就没有出过门,这……太可怕了……” “你知道他有女友吗?”刑警突然问。 “当然知道?!备救怂担骸暗缇头质至?。那是个神经质的女人,我可不会去向她打听?!? 刑警缓缓地用手指刮擦自己丰厚的下唇,双眉簇成倒叉。 “这是有点奇怪?!彼了甲牛骸澳慊褂惺裁纯梢蕴峁┑穆??” “我……”妇人突然吞吞吐吐:“我……曾经提议他……他……” “什么?” “提议他用代笔?!备救擞滞蝗唤馔阉频厮担骸坝卸问奔渌翟谛吹锰量?,我就建议他去‘AI小说创作中心’定制一款AI作为代笔,偶尔一两章不用自己写,可以缓解大脑疲劳,你也知道,AI小说水平不差,也有获奖的例子?!? “我一直在追看他的连载,”刑警倒吸一口冷气,说:“从来没看出他用了代笔?!? “也许……他真的没用吧,他本来就是……追求完美的人?!备救说幕卮鹕辽了杆福骸拔业背跻仓皇恰嵋??!? 刑警梳理了一番: 去年12月26日之后,监视器显示小说家再未在公寓现身,与责编兼情人的通话显示他在别国散心,同时创作新的小说章节,但今年4月,他的脸出现在公寓门内,并向女友再度提出分手,而两方陈述的唯一共同点是,公寓门被从内反锁,且为事实。 看来,进入公寓内部已成为必要之事情。 颇费一番周折,公寓门终于被强行打开。 虽然是前途不可限量的新生代小说家,但其公寓却未见奢华,一室一厅一厨一卫,没有阳台,装潢普通而精致,内里整洁得根本不可能被空置过好几个月。房间纤尘不染,几无异味,丝毫未见打斗或自杀痕迹。 刑警开始在公寓内逐个角落勘察,打开冰箱门时,他看到令人无比惊悚的一幕。 冰箱中除了人的尸块,别无他物。头最为完整,并被安置于最显眼之处,两只脚掌被置放于最下层的隔间,睾丸和阳具被搁在中层,两边似乎是大腿内侧肉块……可以看出,分尸者并不想打乱肉身的顺序。所有肉块都散发出冷冽的雾气。最奇怪的是手。因为冰箱中一共有四只手。 刑警逐渐将眼睛凑近那四只手,那四只手似乎将要说出某个秘密。 突然,冰箱里响起一阵异常刺耳的尖叫,像人声,又像机器声,尖叫中,其中两只手猛然动了起来,暴戾地爬上刑警的肩膀,并迅速掉在地上,如果公寓门没有被关上,它们一定早窜出门外去了。 两只手在房间窜来窜去,像在寻找出口。刑警虽然受到惊吓,但仍然抓住其中一只,另外一只则跳窗逃走。 冰箱中的尸块被拼接后,确定便是小说家本人。 被抓住的手先是被送去法医处,但对方说这并非人体部分,于是又被送检科学部。 没过几天,检查结果就出来了。 “这是作家圈比较流行的‘AI代笔’?!笨萍烊嗽彼担骸白骷冶救俗谝慌院瓤Х?,这种两只手形状的代笔就在电脑上快速敲击出新的小说章节?!? “这和被害者的死……”这是刑警唯一关心的问题。 “死者就是被他的代笔杀害的?!? “什么?!” “我们提检了这款代笔的全部智能,包括它自己的衍生智能?!倍苑浇馐偷溃骸八谌ツ?2月25日晚,趁死者熟睡,用枕头使死者窒息身亡,26至30日,每个晚上,它将死者进行细致的切割,再将尸块运至冰箱冷藏,同时处理当晚产生的血迹?!? “不对,”刑警质疑道:“死者的女友和情人都和他通过电话,我甚至还在之后见过他的脸?!? “电话和那张脸都不过是这款代笔依据死者特征进行的精确模拟而已。杀死死者后,它甚至在继续完成死者的连载小说,并且每月都将最新章节发送到编辑邮箱中?!? “那它为什么要将自己也藏在冰箱里?” “可能是想研究人类DNA,制造死者的再生人。它不打乱尸块的顺序,也是这个原因?!? “这太可怕了?!? “更可怕的是,这不是机器故障,它有很明确的杀人动机?!? “杀人动机?” “没错。其实死者早就厌倦自己创作小说了,所以就一直依赖这款代笔,但对于代笔创作的章节,死者很少满意,他不仅随心所欲地要求代笔不断重写,脾气也越来越暴躁,经常扬言再写不出惊人的情节,就将代笔的电池取出,永远不再装回去?!? “就因为……这样?”刑警的脸上写满惊讶。 “这样还不够?”对方疑惑地问道:“你听过一个故事吗?” “……” “有一位将军去理发店刮胡子,他对理发师说,你要是刮得不好,我就杀了你。所幸后来将军很满意,给了理发师很多奖赏,这时理发师跪在将军面前,说其实他早就想好了,只要将军一开口说不满意,他就将架在将军下巴的剃刀朝将军的脖子按下去?!? “原来如此?!毙叹粲兴?。 “对了,”对方突然提高声调问:“另一只手找到了吗?” “暂时还没有,怎么了?” “要赶快找到才行。严格来讲,”对方顿了一下,意味深长地说:“那只手才是理发师,这只手不过是剃刀?!? “那只手是理发师?” “没错?!倍苑酱鸬溃骸八挡欢ㄋ丫罢业揭话研绿甑?,正和对方配合,在电脑上敲击新的小说……” 听完此话,刑警脊背一冷,总觉得在面前看不见的地方,有无数双读者的眼正在看自己。



    (完)


    ______________________



    本文作者:蒋卿。在storybook后台输入作者名,可以了解作者的更多介绍和更多作品。




    不同口味的故事

    在Storybook后台敲打关键词获取


    睡不着?|?怪癖党?|?色色

    黑洞?|?甜虐?|?一到晚上就想哭

   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
   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,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
    枣庄晾雌投资有限公司 LED景观照明灯北京有限公司| 管道泵有限公司| 矿山机械北京有限公司| 钉扣机有限公司| 抢答器上海有限公司| 深圳市互联创科技有限公司| 宜兴华宏电器制造有限公司| 山东智展有限公司| 圆柱齿轮减速机有限公司| 上海格博会展责任有限公司| 172 921 820 116 25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