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able id="7rtpr"></table>
<b id="7rtpr"></b>
  • <var id="7rtpr"><track id="7rtpr"></track></var>

    <video id="7rtpr"><mark id="7rtpr"></mark></video>

  • 晋城冰箱价格联盟

    均安三六九,三华墟;一四七,仓门墟;二五八,星槎墟.

    楼主:均安乐园网 时间:2022-04-01 13:25:52

    关注我,你可以查看更多!

    广告投放,请联系手机微信:15986106068 安仔


    墟 ?

    刁者一刀

    ?

    三六九,三华墟;

    一四七,仓门墟;

    二五八,星槎墟。


    三华墟日的规模最大,从农行门口一直摆到怡华园背后,绵延一两公里,狭长的路上与河岸边,成百上千个摊位,摆满了货,挤满了人,从高处往下望,在参差的房屋与绿树之下,一朵连着一朵或蓝或红的遮阳大伞,也是别样的风景。叫卖声、还价声和着小喇叭的响声,在人群与货物之间的缝隙里挤来穿去,把卖家与买主粘乎在了一起。墟上的货,卖衣服鞋袜的占了大多数,有牌子的没牌子的,密密麻麻地摆满了一大街,留给顾客的过道已经非常小,那些顾客,倒不嫌过道狭窄,似乎还很喜欢,挤在那里挑选衣服,出价砍价,才显得是在买衣服。


    除了卖衣服之外,墟市上卖其它的东西也特别多,卖菜的,卖花的,卖果的,卖山草药的,卖家居用品的,都不少,不算稀奇,最稀奇而吸引人的,是能买到一些大商场上没得卖或不屑于卖的东西。卖古董的,摆在地上的古董,不知有多古,或者有多新,几乎没有问津的人;卖老鼠药、蟑螂药的,摊子前挂着一块纸牌,上面用红笔写着一行大字:老鼠蟑螂不死,我死!颇有视死如归的架式,也透着一丝街头小贩的幽默,引来大家的会心一笑;卖蛇酒的最恐怖,一袋袋的蛇在镂空的胶袋里蠕动着,有时还吐着信子,发出咝咝的响声,当有买家点了蛇的时候,卖蛇的人就选了一个玻璃罐,往里倒满烧酒,再配上一些药材,然后解开袋子,迅速往里一伸,拖出一条蛇来,那蛇四下里晃荡,拼命挣扎,卖蛇人麻利地抓住蛇头,将蛇绕成一圈,往罐里一塞,迅速地盖上盖子,拿来透明胶封住,那蛇还在里面拼死挣扎,不久就不动了,大概是醉死了,卖家收了钱,买家捧着就走了,那蛇死得也算壮烈,不是死于人的乱棍,而是醉死的,也不枉了卿卿性命。


    墟市上卖货的人,大多是职业摊主,他们按着三六九到三华墟、一四七到仓门墟、二五八到星槎墟的墟期去卖货,成为自由职业者,不用交铺租水电费,不用上税发工资,不用看老板脸色,全是自己挣钱自己养家,只需起大早,不用摸夜黑,最盼天气好,最怕摆好了摊档却下大雨,既没客来也淋湿了货,白操心了一个大早上。也有些并不是职业摊主,而是一些老农民,他们拿着自家种的菜啊蕉啊瓜啊花木啊之类的产品,在地上摆开了卖,菜的卖相当然不如那些职业菜贩从批发市场拿来的鲜亮好看,但他们的价钱便宜,也没农药,吃起来还有小时候的青菜香,买的人也不少。


    逢上周六日的墟日,我们也喜欢去趁墟。最喜欢逛的是三华墟,有时并不是想要买什么东西,而只想去逛个“闲墟”,瞧瞧热闹。女儿最喜欢去的是河涌边那一溜儿卖金鱼乌龟的档口,那金鱼色彩灿烂,在大水盆里游来游去,有时也买几条回来,但家里只有一口小鱼缸,又没增氧机,常常是养了几天就“仙逝”了,我就说:这是杀生,你于心何忍?此后她就不再买了,只蹲在水盆边看,趁着老板忙碌着不注意的时候,也用小网兜捞捞,伸出食指调戏一下那张开小口喝水的鱼,爱不惜手,直到看我走远了,才恋恋不舍地站起来,又去看那小乌龟,或者小仓鼠,或者小鹦鹉之类的。她也爱看卖狗,墟市上有很多待卖的狗,有的是叫不出名来的名犬,或体型硕大看起来很吓人的“恶犬”,这些犬都很贵,问津的人不多。更多的是我们常见的家狗,几条挤在一个笼子或箩筐里??吹接腥宋始?,卖家就一只一只地拎起来,介绍那狗的毛色、体型,与买家还着价钱。女儿站在旁边,她不敢养狗,但又喜欢小猫小狗,有时看着那狗被卖家粗暴地提起来,发出汪汪的叫声,她觉得可怜,便紧紧地攥着我的手,说:爸爸,那小狗好可怜,它的眼看着我,好像要我解救它。我就拍拍她道:没事,这样拎狗是不痛的,况且买主买回去肯定很宠爱它,它很快就会过上好日子了。然后,我的“师瘾”又上来了,说:你可以观察一下那狗,看看它的毛色形状,观察一下他们是怎么卖狗买狗的,今晚上写日记的题材又有了。女儿听到这,也许觉得爸爸真无聊,看到什么回去都要写成日记,积累作文素材,有这样的爸爸,不知道是她的幸还是不幸。


    墟市是中国农村的一种传统贸易形式,早在殷、周之时已有,在固定的时间、固定的地点进行买卖,南方称墟或场,中原以北称集,据《易·系辞下》记载:“日中为市,致天下之民,聚天下之物,交易而退,各得其所?!彼档木褪堑笔毙婕氖⒖?。据老辈人说,均安的墟市早在清代已经出现,最为兴盛的是均安圩,约于道光末年,有北滘利姓数人,移居在仓门乡和三华乡交界的地方,由于此处水道交通便利,适于经营山货竹木和手工业,有一户人家制作的豆腐特别嫩滑可口,远近闻名,不少人远道而来购买,后来此地就被人称豆腐巷,于是仓门乡的欧阳信和三华乡的欧溟等人,联合沙头、矶头、桥头、良村、天壶、外村、星槎等乡的人,设均安圩于该地,以三六九为圩期,从此兴盛长久,、文化的中心,又因为那时蚕桑业发达,以至于最后已经不分圩期,而是日日如此,成为了“城”,商贾繁盛,三教九流,烟馆番摊,汇聚于此,繁华一时无两??杉?,在中国,应该是先有圩后有城,圩盛而有城立。


    到墟市上买卖东西,北方人叫“赶集”,南方粤方言区的人叫“趁墟”,客家方言区叫“赴墟”,趁墟或赶集,是中国老百姓的购物节,他们不购奢侈品,只买家长里短的物件。你别以为来墟市上买东西的都是穷人,都是那些农村的阿叔阿婆阿姨,在墟市上也会经常碰到一些富翁级别的熟人,他们也在墟市的人群中,挤进挤出,看这看那,这些大老板,以前都是农民,他们的农民情结,是不会因为富裕而忘却的,他们现在住着别墅,戴着名表,出入酒店,既上得起高尔夫球场,也喜欢在墟市里闲逛,不一定要买东西,只为找到小时候跟在大人屁股后面趁墟的那种感觉。也许每个人的内心里,都潜伏着一个市井之徒,即使外表已经高大上,但那个“市井”的声音,是不会消失的,因为在市井之中,人不必伪装自己,不必拘束于繁文缛节,可以在热闹中得到最舒心的闲适与快乐。


    小贩叫卖的声音,是墟市上的一景。一个卖柠檬的小青年,用个小喇叭录了音,“新鲜柠檬,个大香甜,五文一斤,均安最平,不是最平不要钱?!苯±确旁谀识焉?,反复播放,省了自己吆喝的力气,殊不知旁边也来了一个卖柠檬的,是个地道的老农民,他没那小喇叭,只能用口叫卖,“新鲜柠檬,49一斤?!庇泻檬轮吮阄?,“靓仔,你的已经不是均安最平,是不是不要钱?”气得那个小青年干瞪眼,只好说:“你要的多,48卖给你?!?/span>

    最让人难忘的,是曾看过一个卖胶水的小贩,听他叫卖,像是在听一场单口相声表演。那小贩一看就是一个走南闯北的人,黝黑的脸色,嘴边挂着一个小喇叭,摆开一堆盒子装着的胶水,只见他拿着一支胶水,开口叫卖:“当家人买了当家货,不当家人尽买瓜子壳。洪湖水浪打浪,胶王质量不一样;抽烟伤肺,喝酒伤胃,打麻将扰乱社会,你买了胶王最实惠;质量好价不贵,两块钱买了不算交学费……”那声音,抑扬顿挫,音韵和谐,朗朗上口,一下子就盖过了别的声音,吸引了很多人围上来,“你说两块钱不算啥,买不了两斤老黄瓜,三斤苹果两斤梨,吃完之后变成一堆泥;两块钱谁都有,担误不了你吃肉喝啤酒,花不穷也剩不富,照样当那个万元户;你说那两块钱不算贵,买不到冰箱和冰柜,你也不用回家召开那个家庭会;不是那买飞机买大炮,,你那两块钱不舍得花,一辈子也难当企业家……”口里唱着,手熟练地演示着胶水的用处。围观的人两眼睁大了盯着他的手上功夫,听着他嘴里的唱词,本来要买的,就爽快地买了;本来没打算买的,听了之后也不自觉就买了。

    买了还不想走,还要听那胶水王唱上一段,“从北京到沈阳,你那鞋子烂多长我给你粘多长,一直能粘到那太平洋;南边粘到海南岛,老外见了都说好;产品销到台湾岛,粘到那个台湾跑不了,他想搞独立可不中,大家说是不是?”

    “是!”围观的人群都不禁鼓起掌来,那胶水王举着粘好的鞋子,“大家都鼓掌,不如买支胶水王,两块钱,不算贵,能粘铁来能粘银,能粘你家的聚宝盆……”人群越聚越多,买得人也越来越多,一会儿便就卖出二三十支,胶水王忙而不乱,手里接钱找钱递货,嘴里也不忘唱词。两块钱买了支胶水,还能听上一段顺口溜,超值了。我想,胶水王卖得不是胶水,而是卖嘴皮子,卖的是语言艺术,比赵本山在春晚小品上说的那三两句还来得过瘾。街头小贩的智慧也许只能算是小聪明,但他们的小聪明原汁原味,不害人不欺客,既推销产品也给人快乐,两全其美,是为一大快事也。

    可惜现在能这样摆摊卖货的少之又少,大多是枯燥乏味地做买卖,这让我怀念小时候的墟日,那时的墟日,跟现在的不一样,那时的墟日要有趣得多。

    我是个农村的孩子,很小就要上山砍柴下田割猪草,小学三年级的时候,生活有了大转折,跟着在县城教书的父亲到城里上学去了,过上了城里人的日子。与乡下比起来,城里真热闹,商店里什么货物都有。但最热闹的,还是凭三六九的墟日,每到那些日子,街上的商店不再是主角,而是摆在街道上的摊子,从四乡八里赶来的农民,拿着自家生产的东西,希望在墟日里卖个好价钱。最吸引我的,并不是这些,那些货品是便宜,但我也买不起,我的裤兜基本不装钱,间或在角落里捡到两分钱,我也不会交给警察叔叔,而是自己偷偷地去买瓜子吃,那时市集上的瓜子卖两分钱一杯。最吸引我的是墟日时那些卖杂耍的,其中卖蛇药的最为惊心动魄,卖药人带了一条大蛇,后来知道那是蟒蛇,我其实最怕蛇,凡是蛇状的动物见了都心惊肉跳,但还是要看,而且要挤进人群最里层去,坐在地上看,看那人把蛇缠在脖子上、身上,还与蛇亲嘴,我在惊惧中欣赏着,特别地刺激。卖药人耍了一圈之后,会突然让蛇咬一口,手指流血了,显出很痛苦的样子,围观的人也发出惊叫声,这时,他就拿出一包黄色纸包着的蛇药来,倒在伤口上,一忽儿血就止住了,然后举着那药向人群叫卖,说那药如何神奇。生意好的时候,一下子能卖好多钱,一角五角的票子收了一大捧,看得我眼都直了,那时曾想,将来我也要在街上耍蛇卖药,挣一大捧的钱。我没钱买他的蛇药,他也不会向小孩子兜售,我看着那被耍累了的蛇,团成一圈在笼子里,忽然就拉出一泡屎来,很臭,于是人群四散,害得耍蛇人再卖不了药了??图矣芯渫粱?,叫“没见过大蛇屙屎”,意思是说那人没见过大场面,我可以很自豪地说:从小我就是见过大蛇屙屎的人,与从小在乡下长大的同龄人相比,我算是见大场面的人了。


    此外最好看的,便是表演心口碎大石的,他们卖铁打药;也有表演口吞长剑的,他们不卖药,而是把一把长剑往口里塞,剑柄露出在口外,然后手里托着一个盘子向观众讨钱;也有耍猴的,牵着两三只猴子,让那猴子做出一些搞笑的举动来,然后要猴子拿着一个铜盘讨钱,讨到了就敬礼鞠躬,讨不到的时候,也会打人,吓得大家四散逃走。我也跑开,但没跑远,待到他又开始耍的时候,又迅速围上去,占了个前圈的位子看起来。

    现在想来,真是对不起那耍蛇的、心口碎大石的、吞剑的、耍猴的,我没给钱白看了戏,现在我有钱了,可是我想看这样的表演,却没得看了,我也想带我的女儿去看,我会给她钱,到他们表演完讨钱的时候,就给他们钱,因为,我想,那也是艺术,值钱??上衷诘男媸?,都不卖这些东西了,或者说只卖东西,不卖艺术了。

    另一个地方的墟日,也让我牵挂,那是乡下的墟日。我的乡下与兴宁县罗岗镇接界,村里没有墟日,到本县城里去买卖东西又太远,因此,村里人都习惯赴罗岗墟。去罗岗墟,直线距离应该不远,因为现在已经开通了公路,大家开着摩托车赴墟,二十分钟不到的车程就到了,但在那时,靠走路,走的还是山路,就觉得特别远,又要挑着东西,要么挑着猪仔去卖,要么买了东西挑回来,那就更辛苦。那时,村里的大人小孩,都去赴过罗岗墟,唯独我一直没机会去,又特别想去,特别想去的原因,不仅在那些人回来说起墟市的热闹,还因为罗岗墟还是爷爷工作过的地方,爷爷是个大裁缝,解放前最威水的时候,听说曾经拥用26台衣车,那相当于现在一间中等规模的制衣厂了,从我们村到兴宁县城,方圆几百里的人,都要去他的店里做衣服。解放后,衣车社被收归国有,爷爷也成了国家工人,家道就此没落了,但听父亲说,土改时爷爷家还是被评为地主,受尽批斗。这样算来,我是否也可以自豪地说:我的祖上比你有钱。


    终于有一年的暑假,我有机会陪着开杂货店的堂叔去罗岗墟进货了。那天真高兴,天蒙蒙亮就出发,路上碰到很多赴墟的人,他们或挑着自己要卖的猪仔鸡仔山货,或是拿着空扁担,准备用来挑要买的东西。也有穿着很光鲜的小伙子或大姑娘,他们不是去做买卖,而是去相亲。媒人婆约好了,男方和女方各自到罗岗墟,相约到某间饭店里,见了之后,觉得还可以,便叫饭叫菜,吃上一顿,一边吃着一边说各自的家底,如果越说越对眼对心,那这事就算成了,饭后,他们俩人会到墟市上买东西,男的如果大方一些,给女的买衣服或别的什么东西,这姻缘就算定了。那时觉得,墟日去相亲真是一件很神秘的事情,讨老婆就像去墟市上买猪仔,看对眼了,就买了回来;现在想来,也许那时的婚姻更简单明了,不像现在那么复杂,既要讲“爱情”这个不能当饭吃的东西,还要讲房了车子这些买了可能连饭都没得吃的东西。

    如今对那仅有的一次赴罗岗墟的印象,大多已经模糊了,只记得堂叔进了一种水果,叫“趴里”——其实也就是很普通的花柠果,拳头大小,发出一种浓郁的果香,我挑着,又累又饿,堂叔又吝啬,不肯给我吃一个,于是我便故意走得慢一些,当落后了很长一段路时,扒开袋子,偷吃了一个,那真是香,至今还能想起那种香味儿。我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,却不知道那果吃完了,嘴里还会满齿留香,于是被堂叔发现了,但他没打我,只骂了几句,就当是我帮他挑东西的酬劳了?;且恢趾苎俺5墓?,现在市场上随时都可以买到,我也常买来吃,但再也没有记忆中的那种香味了。

    后来,不知什么时候,县城的墟日被取消了,听说是阻碍交通,影响居民出行,从此便再也没看过耍蛇的吞剑的心口碎大石的了。墟市大概是不见容于城市的,常常被当成是破坏城市形象的罪魁祸首,有一段时间,上头要创文,开展美城行动,说是墟集脏乱差,不准再摆墟了,三华墟停了好长一段时间,后来当然是复办了,兴旺热闹不减以前。我很疑惑,墟集怎么就不文明了呢?一大群人,自己就业,有什么不好?普通百姓,能在墟集里买到平靓正的商品,买到大商场买不到的东西,又有什么不好?至于说在散墟后会留下一些垃圾,派人打扫就是了,他们也交了管理费。一个地方的文明与否,应是各色人等都能找到自己想要的生活,并能和谐共处。当今城镇化的步伐越来越快,中心城区越来越寸土寸金,留给墟集的空间越来越少了。人们走进了商店,走进了那些高大上的商场,这无可厚非,但我也希望,能给墟集留个空间;城镇,是人聚居的地方,要有阳春白雪的大商场,也应有下里巴人的小墟集;我们要大商场里的人头涌涌,也希望有小墟集的熙熙攘攘,各卖各的货,各逛各的街,那才叫真正的繁荣昌盛。


    三六九,赴墟日;

    一四七,卖咸鱼;

    二五八,会发达……

    文章来源:刁说(公众号)

    图片来源:均安乐园网力哥

    往期热点??

    ?均安4月份最新招聘信息,速来看

    ?均安镇2017年小学、初中招生计划出炉,速来看!

    ?59元2磅!榴莲千层蛋糕!重磅来到均安了!相约于珍之堡咖啡(均安)??!

    ?均安各学校家长群都炸锅了,现在看还不晚…

    部分资料来自网络,

    声明:我们致力于?;ぷ髡甙嫒?,

    如涉及侵权,敬请原作者直接联系我们后台删除.、


    合作宣传,请联系小编微信: 15986106068

    资讯 | 招聘 | 美食 | 火爆 | 热门 | 新鲜

    众多均安街坊已经加入我们,就差你了

    均安乐园网 www.an68.com

    顺德招聘网 www.6an8.com

    欢迎在文章最下方写留言,留言更精彩:)

   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
   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,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
    枣庄晾雌投资有限公司 速达物流有限公司| 冲孔板北京有限公司| 广东省佛山市丽源化工有限公司| 北京沃星科技有限公司| 制棒机有限公司| 丝网上海有限公司| 分析仪器有限公司| 广州振威国际展览有限公司市场部| 任丘市振华防腐材料有限公司| 广州星灿广告策划有限公司| 85 445 476 643 554